目錄
網站小編
經由 on 11月 20, 2017
61 閱讀
(2017-11-15 師北宸 財經記者圈)
編者按:很多媒體人都是從一個實習編輯、記者助理做起,逐漸成長為資深媒體人,但本文作者、曾任鳳凰科技主編的師北宸老師從沒有當過一天記者,甚至並沒有正式在媒體裏面呆過。他說自己寫了兩個月的科技文章就開始寫專欄,再到後來去鳳凰科技做主編,寫作路徑相比於其他人有點彎道超車的感覺。在今天文章中,關於寫作,他主要聊了兩個話題,一是輸入,二是輸出,如何保持持續輸出的能力和動力?這篇文章會給你一點啟發。
作者|師北宸,曾任鳳凰科技主編,騰訊大家等媒體科技專欄作家
我大概從六七年前開始寫專欄,寫科技博客,到現在也一直沒有停。
今天,會和大家聊兩個話題,第一是如何輸入,第二個就是如何輸出。
輸 入
如果沒有輸入的話,你是沒有辦法輸出的,所以輸入可能比輸出更加重要,而且輸入會是輸出的一個基礎。
1、閱讀
輸入其實有好幾種方式,如果是寫作,其實最重要的方式是閱讀。
我不知道大家平時每個月或者每週會讀幾本書?那麼對於我自己而言,我大概會有 2 到 3 本書的輸入,雖然每天都忙忙叨叨的,但是到了週末,或者到了節假日,比如說明天十一了,10 月 1-7 號,我可能會有個五六天的時間休息,我大概會準備讀 2 到 3 本書。沒有假期的時候,平時會利用週末,也一定要讀書。
我經常跟大家分享的一個理論是:你如果有 1000 字的高質量的內容輸出,你需要有 10 萬字的高質量的內容輸入。
所以如果你平常想寫一點有品質的內容,你可能得捫心自問一下。我的閱讀量是不是夠?如果閱讀量夠了,你還是不會輸出,那你可能還得再問自己一個問題,就是你自己閱讀的東西是不是足夠的在某一個領域是持續積累?
也就是你能持續不斷的在某個領域有一些積累,而不是純粹的消費式閱讀。
因為這是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,每天朋友圈會有各種各樣的內容推送到你的面前,如果沒有一個很強烈的目標感,你在輸入上面會迷失自己,會找不到自己長期而言需要聚焦的一個領域。
所以,就品牌或者市場這個領域而言,如果你是做這個行當的工作,那你得問自己一個問題:除了工作以外,有多少的時間,在這個領域吸收新的東西,以及我花了多少時間去尋找這個領域最優質的內容,尋找這個領域裏最牛的人跟他們學習。
我覺得每個人都需要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。並且,拿著自己過去 1 個月或者過去 3 個月的時間開銷,去複盤一下,你在這個領域花的時間,做的積累有多少?
最有效的方式之一,我覺得還是閱讀。比如說,讀書是非常重要的一點,書為什麼好,有那麼幾點原因。
第一,很多作者他之所以能把一本書出出來,背後花了非常多的心血和心力,去打磨推敲,並且改了三版五版,還經過出版社的回饋,很多周圍專家、專業人士的回饋,精心打磨出來。相比於微信公號或者網路上的一篇普通的文章,作者在這個上面花費的時間、精力其實是 N 倍於網上寫一篇文章。
所以從內容資訊獲取的品質而言,書的品質是遠遠要高於網上普通的一篇文章。所以借由這一點,你能推導出一個問題或者能推導出一個選擇,我們閱讀內容的一個標準就是你得有很好的品位,你得有很好的見識。
你如果沒有好的品位、見識,就沒有辦法輸出好的內容,也沒有辦法讓你的讀者覺得你的學識、見識、審美可以 BUY-IN。
選書,有一些普通的標準。
第一個,比如說它是國內的人寫的還是老外寫的。
一般來講,老外寫的會比國內的書普遍品質要高一點點,當然這不是絕對的,國內也有一些非常好的作者,他的書也很值得去看,但是通常而言,國外比國內要好一點。
第二個,如果一本書出了很多版,出了八版十版,十二版,那比他只只出過一版是要好的。
因為它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,他經受住了很多挑剔的眼光的考驗,才能出來很多的版次。這也是評價標準之一。
那麼,第三個標準,是我特別喜歡的一位作者,他的選書的標準。
他叫黑天。他寫過一本很知名的書《黑天鵝》。他提到了他挑書的標準,就是如果離現在出書的時間越遠,他認為這樣的書更值得看。
比如說 100 年前出的書,如果還能留存在現在這個世界上,那基本上不會太差。因為每一年會出好幾萬種的書,10 年以後還能留下來的,估計只有幾百本幾千種。
所以你以時間的尺度去判斷,10 年以前,20 年以前,30 年以前越往後推,他能留存下來,相對而言,也越值得去讀。所以,別人經常講的讀經典,非常有道理。
關於閱讀,我自己還有一個建議,跟大家分享。就是我們每天的資訊輸入太多了,就好像我前面講的,你的朋友圈,你的微信公號,大家訂閱了 N 多的內容。但是如果刨除掉跟你工作相關以外的,你必須閱讀的內容以外。我推薦大家要區分消費式閱讀和研究式閱讀。
什麼叫消費式閱讀?
就是你每天刷朋友圈,這個標題很有趣,王寶強離婚了,我要點進去看一看。那個標題很震驚,喬任梁抑鬱症死了,我要去關心一下。可如果你不是一個娛樂記者,你如果和他沒有關係,那王寶強離婚跟你有什麼關係呢?
我覺得,對於絕大部分人而言,這個除了八卦,除了談資以外,如果他對你的工作,對你的事業沒有太大的幫助的話,我覺得你是應該可以對它 SAY NO 的。
因為我們每天的時間都太有限,我們每天要做的事情都太多,所以你如果不對很多無關的資訊說不,你是根本沒有時間留給自己想要長期去積累的這一個領域的內容的。
所以你一定要對很多的東西 SAY NO,你要對消費式的閱讀 SAY NO,你才可以留出時間來,真真正正去,長期的專注於自己想要精耕細作的領域,或者長期把它放在自己關注的領域上面。
2、筆記
大概過去一年多,我在在行上和 100 多位和我約寫作的學員都有聊過。每個人我都會問他一個問題,我說你平常讀書的時候會記讀出筆記嗎?
大概有 10%的人會告訴我說他會記多少筆記,然後我會問他,你記完讀書筆記之後,你會把它集中地整理到一個筆記本裏邊,或者你會把它整理到 EVERNOTE 上面去嗎?
大概只有 1%的人會告訴我說他會做整理,可是他做整理的時候也沒有一個很好的整理的習慣,經常就是在書上劃了劃了,記了幾點之後就把它給丟了,或者把它扔了。
所以其實有 99%以上的人,都沒有一個很好的讀書記筆記的習慣。
我自己在研究一些偉大的作家,一流的作家和優秀的作家他們的習慣的時候,我發現一個共同的特性,就是這一些人,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習慣,他們非常的認真,他們非常的嚴謹,同時他們也非常的笨,我特別喜歡一句話,是讀庫的老六說的,他說好東西啊,是聰明人下笨功夫做出來的。
我覺得在記筆記這個事情上面,他就是所謂的笨功夫,對吧?聰明人大家都很聰明,可是一群聰明人,最後誰能走得更遠,比拼的不是誰的智商更高,我覺得比拼的是誰在笨功夫上面下的更狠,那我覺得讀書筆記是在閱讀裏邊屬於最笨的一個功夫。
3、交談和觀察
我記得我一年前認識李倩老師的時候,她跟我說過一句話,她說她曾經有一段時間很密集的去約人,就是她把她以前做 BD 的時候積累下來的名片挨個的去翻,挨個的去約他們去聊天去對話,那個時候還沒有在行。
她通過跟這 100 多個人聊天,漲了很多見識,也知道每一個人他自己的特點是什麼,當時她跟我說這句話的時候,對我產生了一個很強烈的影響,因為我自己是一個宅男,我覺得我的工作就跟程式員一樣。
程式員每天寫的是代碼,我寫的是文章,只是我們碼出來的文字不同而已。其實做的工種是類似的,就是我不需要跟人類對話,我每天跟文字對話就 OK 了。
但是過了一年多之後,我自己從甲方的公關變成了一個乙方公司的公關,因為這樣身份和角色的變化,大概不到一年的時間,不誇張說,我估計聊了接近 1000 個人。
我怎麼算出來的呢?我下午翻了一下我過去這幾個月的日程表,我覺得我一天起碼能聊上 3 到 4 波人,這個是不過分的,平均值是 3 到 4 波人,所以我覺得每天都在高強度的輸入,每天都在跟這些人聊天,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個性,不同的偏好,不同的擅長。
而且我聊天的這些人裏很多都是創業公司的 CEO 、市場公關負責人,或者是投資人。所以我基本上能知道這些公司的 CEO 們在擔憂什麼,他每天為了自己的業務而焦慮什麼,他每天為了讓自己的企業跑得更快在做什麼,以及他在招人上面花費了什麼樣的努力,自己掉過什麼樣的坑。每天都在和這樣的人去聊天,去共用這樣的資訊。
所以在聊了這麼多人之後,我覺得我對於當前整個互聯網或者對當前創業公司的大致的生態,或者他們大致的生存方式,有了一個非常真切的以及極其感性的認識。觀察下來的結果就是,我覺得我對他們的判斷和眼光越來越准。
在交流過程中,他用了十幾年的時間去做總結去做提煉,對我而言,是一個極大的開拓眼界和見識的機會。所以我通過和接近 1000 個人的聊天所學到的東西,甚至比我以前幾個月讀過好幾本書學到的東西還要多。
我覺得我能從這些人身上吸收特別多的寶貴素材,而且我隨時會帶一個小本子,大概兩個月會用完,每當跟別人聊天吃飯碰到一個我覺得特別有趣的點子,我都會把它記錄下去,因為總有一天,我要把這些東西一點一點寫出來。
所以這是我另一個輸入方式——就是和別人交談,以及觀察,我覺得這是一個特別好的輸入的方式。
輸 出
第二部分跟大家聊一聊輸出,如何輸出,怎麼輸出?
1、寫作
可能過去六七年的時間,很多認識我的人,是因為我在虎嗅、鈦媒體或者在什麼彭博商業週刊等等地方寫專欄,我也因為寫作,帶來了很多的正回饋,也給我帶來了無論是非常實際的工作上面的機會,還是業餘上朋友的機會等等。
我覺得寫作給我帶來了非常多的影響——
1. 我覺得寫作真的能幫助人思考,你如果能把一個問題寫清楚,那說明你的思考比較深入,而且想得比較的明白,我覺得這是寫作帶來的第一個好處,這是對自己而言它的一個幫助。
2. 第二個幫助就是你寫完之後發出去,其實是特別好的一種溝通方式。
因為平時,我們一對一或者一對二、一對三的溝通,溝通效率是非常低的,如果不涉及關於個人隱私層面的內容,如果是你要去跟別人分享自己專業領域的內容,那麼一對一交流的效率顯然是不如寫作,這樣你可以一對 100、對 1000、對一萬,甚至是一對幾十萬,這都是有可能的,所以寫作的第二個好處:它是一個非常好的一個溝通的方式。
3. 第三個就是因為它是非常好的溝通方式,他可以給你帶來很多直接收益。
這裏邊的收益包括了一個,你能結識非常多趣味相投的朋友,我很多的朋友都是因為寫的東西。第二,寫作能給你帶來很明顯的一些效果,我覺得我在媒體人裏邊是非常不一樣的職業路徑,這些路徑在於,我從來沒有當過記者,我也沒有在媒體機構裏工作過,我僅僅是因為寫了兩年的科技專欄,就成為了鳳凰科技的主編。
至於你想持續輸出,那持續輸入也必不可少了。
2、交談
交談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行為活動,因為交談是一個互動的過程。
所以,交談作為一種輸出方式,有一個什麼樣的特點,或者有一個什麼樣的價值呢?
我因為工作角色的轉換,有一個很強烈的感受——交談非常重要。如果說寫作影響的是你三度人脈以外的人,交談則影響的是你的一度和二度人脈。
我覺得這兩種輸出的方式,它們的功能和特性非常的明顯。就是一個影響三度人脈及以外,一個影響你的一二度人脈。
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現象?就是,你如果是一個持續的寫作者,你會發現,你周圍的朋友,同事,家人,他其實是不太關注你寫的東西的。90%的人,他都不會長期地去 FOLLOW 你的公號,會把你的每一篇文章都讀一遍。反倒是關係較遠甚至是陌生人,經常會說:“我讀過你的文章!”,寫作,一般影響三度人脈及以外。
而交談,特別的考驗你的說話能力。我覺得當我作為一個科技專欄作者的時候,我寫的文章非常的理性,非常的數據化,非常的講邏輯。而當我和別人交談的時候,我需要切換另一個大腦。
我需要跟別人講故事,我需要跟別人講細節,我需要有節奏感,我需要繪聲繪色。而邏輯和理性,需要往後排一排,所以這個是交談和寫作中稍微不太一樣的地方。
我覺得交談是一個特別有趣的一種輸出方式,當你非常擅長的時候,你能從這裏邊得到非常多的樂趣。
3、分享
我前一段時間,看了克裏斯安德森寫的《如何做好演講》。它分享了他經營 TED 的秘密,就是當你去和別人分享的時候,或者當你站在 TED 這樣一個舞臺去跟別人講故事的時候,你應該做什麼呢?
他在告訴你應該做什麼之前,首先提醒了你什麼事情是不能做的。
第一個就是推銷產品。
所有人都很討厭被人做廣告,雖然大家都想把自己的產品推銷出去,但是你和別人分享的時候,第一要忌諱的就是去推銷產品。
第二個就是你如果要跟別人講故事,一定要做自己,不要成為別人。
很多人會覺得,喬布斯這個做演講非常的有魅力,它的魅力來源於什麼呢?來源於他穿了個黑色的 T 恤,穿了一雙運動鞋和一條牛仔褲,所以很多人都學著他一樣那麼去穿。
但這樣的行為是不是適合自己呢?你如果平時就不是一個特別能講笑話的人,就千萬別嘗試著在分享上面去跟別人講笑話。你如果自己本身是一個逗比,那別嘗試著在講臺上,去成為一個很嚴肅思考的思想家。你如果是一個科學家,那就別嘗試著想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娛樂明星一樣去做分享。
所以你跟別人講故事,你跟別人做分享,你一定要做自己,你一定不要想著去成為別人,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不要做的事情。
第三個不要做的事情,就是別怠於與對方建立聯繫。
其實線下的講座或者線上的論壇,有一個特別不好的地方,在於講者和觀眾非常難建立起情感上面的聯繫。
所謂的情感上面的聯繫,就是當講者上臺的那一下亮相,以及講者和底下的觀眾眼神的交流,以及講者和線下的觀眾做現場的互動,以及大家的神態。
這一些關於人的情緒,關於人的眼神交流,關於大家的肢體的動作,都沒有的時候,其實是一個特別大的損失,人天生就具有通過眼神去判斷,這一個人是否值得相信的這麼一個能力。
可是線上的分享,它稍微削弱了這層關係。所以,你一定要儘快與對方建立聯繫,因為只有當對方信任你時,你說的一切才有價值。
4、回饋與改進
我覺得人的成長或者人要持續學習,最重要的一個機制是什麼呢?就是回饋機制。
你寫好了一篇文章,一定要把它發出去給你的朋友圈看,給普通的讀者看,去投稿,如果你被對方拒絕了,那這是一個信號,說明你寫的還不足夠好,如果對方拒你搞的時候還能寫上幾點理由,那就顯得更珍貴了,因為當你有了這樣的回饋的時候,你才知道怎麼去改進。
所以,回饋機制無論是在寫作裏、交談裏還是在分享裏,都極其的重要。
我認為每個人都應該去尋找自己的回饋機制。例如一個校園產品,你找100個學生來聊,這些學生並不會具體的告訴你應該做什麼功能,不應該做什麼功能,但是你跟 100 多個人聊完天之後,你會更篤定要做什麼,以及更篤定什麼事不要做的。所以這就是回饋給你的價值。
很有可能你自己有一個判斷,但是這個判斷模糊不清,你不知道,應該堅定的往下推進,還是應該擱置在那,你只有通過別人給你的回饋才能知道,我應該堅定不移的往前把這個事情一定要把它幹了,我如果不幹,我就會覺得我的生活,我的工作是有缺失的,這就是回饋。
文末說
其實我覺得寫作的效率是非常難提高的,我自己寫作的習慣就是在計程車、飛機上甚至公車都能寫,有一次在外面做活動,冬天特別冷,我還坐在外面的那個長凳子上寫,你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你都可以寫。
其實還有一種輸出的方式,我覺得每個人都適用,這是我最近在開始用的一個方式,就是在分答上,我現在每天會回答十幾個問題。我甚至在回答問題之前,會記錄一個很小的提綱,根據這個提綱去回答他,那麼當我回答了十幾個問題的時候,我就可以整理出一篇文章出來了這也是一種輸出的方式。
再有,我覺得你不需要特意的去建立自己的個人風格,你需要做的是——找到自己感興趣的,並且把它變成你擅長的同時找一個你特別認可的作者去模仿他,這樣你自己的獨特經歷,你自己個人的見識,最終你自己會形成自己的個人風格。
關於輸入與輸出,今天就說到這,期待看到你的回饋。
創客城市